Home » 國際文教新知 » 2017 國際文教新知 » 為何UCLA受歡迎的自由言論課講師失去了他的工作?

為何UCLA受歡迎的自由言論課講師失去了他的工作?

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傳播系所(communication-studies department)負責人的說法,基斯·芬克(Keith A. Fink)失去他的工作並不是什麼特別稀奇的故事:芬克是個兼職講師,而他的教學並沒有達到學校的期待。

但是對於芬克先生來說,這個事件遠比其他人認為的更複雜。芬克先生是一位保守黨傾向的教師,而他認為這是他被學校排擠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在教導一門相當受歡迎的校園言論自由課上,勇於批評UCLA校園內的行為。

在6月27日週二,芬克先生收到社會科學院代理院長,勞拉·柯梅斯(Laura E. Gomez)的一封信,通知他在6月30日合同結束後將不再受僱於UCLA。「在通過一個深思熟慮且綜合性的學術審核後,確定了你的教學並不符合卓越的標準。」柯梅斯女士在信中寫道。

芬克先生是一名律師,目前已在UCLA傳播學院擔任10年的兼職講師。在他所教授的「性、政治和種族:校園自由言論(Sex, Politics, and Race: Free Speech on Campus)」課堂上,他常常使用UCLA校園內發生的事來做教學參考。

「實際上,我用UCLA作為教學實例的行為會讓行政部門感到惱火,是因為他們的校園email往往觸犯了第一修正案,並且直接或間接的踐踏了學生的言論自由權利。」芬克先生說。

除此之外,他表示他的其他行為也引起了學校行政管理人員的怒氣。據芬克先生表示,他的政治信仰一直與學校其他多數人的觀點相違背,而且他有時也會幫助UCLA的學生面對校園紀律或法律訴訟上的問題。

芬克先生說,過去傳播系所的系主任都對他表示支持,並會「阻止學校企圖打擊或解雇我的行為。」然而在2016年7月,約翰遜女士(Ms. Johnson)上任成為了新的系主任。她表示她無法代表之前的系主任,但是對於這次的決定,她強調「芬克先生的政治觀絕對不是因素之一。」

「作為美國頂尖的研究型大學,」她說:「我們重視且歡迎不同的意見。」

爭議性的審核

冬季學期(UCLA為四學期制)一開始,芬克先生就必須接受審核-一個所有講師在教授了18個學期後都得經歷的審核。審核的內容包括一份對講師的評估、系所終生教職教授們的投票,以及最終學院院長的決定。只有順利通過這些環節的講師才能得以成為「連任講師(continuing lecturer)。」

芬克先生表示,他的評估內「充滿了謊言和誤導性的陳述。」

參與了芬克先生的課程,並寫下對芬克先生評估的傳播系所副主任,格雷格·布萊恩特(Greg Bryant)說,「他讓學生感到難以發表,因為他對和他理念不同的人非常激進。」 而且芬克先生還具體指名道姓的批評了UCLA的某些行政人員,布萊恩特補充道,「我認為他過度加入了自己的觀點。」

「芬克先生有權表達這些意見,特別是在一門關於自由言論的課上。」他在評估上寫道,「但是作為一種教學技術,我覺得他越是加入自己的觀點—尤其在UCLA的事情上,他作為講師的信譽和客觀性就越下降。」

芬克先生承認,他的風格可能會讓一些學生感到畏懼。「但是大學不該是創造一個舒適圈。」他說。

難以置信的高標準

從學生對於芬克先生這門課的評價看來,評價是傾向於滿意芬克先生的教學效果。但是教職員們則對「課堂內的氣氛培養」感到擔憂。

芬克先生說,他未來可能會在另一所機構任教,但在此期間,他正與大學的教職聯盟(faculty union)提出申訴。他同時還計畫建立一個非營利組織,為感到權利被受到侵犯的UCLA學生和教授們提供免費的法律服務。

這整起爭執顯示了芬克先生所說的,大學裡不能容忍的文化。他說:「UCLA讚賞學術自由和多樣性觀點。但是在學校高層之間有一個隱含的潛規則,那就是只有當你的觀點和他們的觀點一致時,他們才會讚賞你。」

教育部電子報連結:

為何UCLA受歡迎的自由言論課講師失去了他的工作?

摘自2017年07月01日,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緊急聯絡電話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電子郵件:
consular@tecochicago.org

聯絡本組

電話:(312)616-0805
傳真:(312)297-1309
電子郵件:info@edutw.org
地址: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