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國際文教新知 » 2018 國際文教新知 » 對學術創新中心的期望與提倡

對學術創新中心的期望與提倡

即使密西根州立大學獸醫系普遍獲得良好的評價,獸醫系教職員憂慮現有課程不連貫及偏向填鴨式教育而非訓練學生像一個臨床醫師般地思考,並且無法衡量學生在不確定因素影響下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密西根州立大學決定改革課程,但是這次不經過傳統流程,而改採不同的方式:在兩年前結合跨系所合作、科技應用及新型態教育學,成立了學術與科技創新中心,簡稱創新中心。

創新中心主任暨密西根州立大學副教務長傑夫‧葛拉比爾教授(Jeff Grabill)為了避免校園內其他單位認為創新中心耗盡大量資源,精簡了創新中心的運作。隸屬於創新中心的員工不多,多數是教學設計師、媒體製作專業人士、教育科技專家,其餘的計畫成員都是依計畫從各單位借調。相較於在系所的框架內工作,在創新中心內,獸醫系教職員與各部門的專家合作改造課程。最終獸醫系決定進行大規模的改革:對今年秋天入學的新生採用培養專業適任能力的課程,側重臨床推理及下決定所需的主要觀念及技巧。這項更改全部大學課程的計畫需要所有人員的持續合作,因為改採培養專業適任能力的課程的同時,也要求新的教學及評估方式,而非傳統式的講授後進行考試測驗。

擔任專業學業與學生成功計畫的副院長茱莉‧坊克(Julie Funk)表示:「若沒有創新中心的協助,我們不會有機會進行改革,但是仍舊有教職員認為我們不會成功。」

創新中心的倡導者相信創新是能被策畫的,他們主張傳統的學校體制並不鼓勵改變且限制創新思考。一項2015年的調查指出越來越多的學院將學術單位與創新中心結合,以期在校園中點燃從根本改革體制的火苗,但是這需要校園內各系所的通力合作。葛拉比爾教授指出,創新中心能進行更廣泛的改革,多數是每個人認為重要卻無法順利開始的計畫,比如重新設計大型講授課程,讓講堂內的每個學生都能專心在課堂上。

但是教育學院的史帝夫‧韋蘭德(Steve Weiland)對創新中心的運作提出質疑。對他而言,創新倡導者透過改革就能解決高等教育困境的推論跟這些困境同樣棘手。他說,也許他們該問的不是如何利用科技讓大型講堂內的學生都專心聽講,而是為什麼當初要設立這個多大型講授課程?韋蘭德先生說到:「在我們的行事過程中一向沒有足夠的批判與懷疑,但是身為研究型大學的責任就是提出這些艱難的問題。」韋蘭德先生本身支持課程改革,但是他希望看到創新中心更多側重在鼓舞校園中具啟發性的創新討論,像是筆記型電腦在教室中的使用、社群媒體對學生的影響等話題,而不僅限於執行改革。葛拉比爾教授表示認同這項觀點,並計畫將創新中心設為讓教職員可以公開討論想法的場所。

創新中心是否能促成體系內改革仍是另一個問題,其他學術機構中也有人響應韋蘭德先生的擔憂。抱持懷疑的人認為創新中心如果與學校日常運作有隔閡,只會變成閉門造車。

而隨著線上開放課程的時代消逝,學術領導者對科技能改造高等教育並帶來新的收入來源更感懷疑。有些在線上課程時代成立的創新中心空有雄心壯志卻沒有明確的目標。擔任馬里蘭公立大學系統創新中心主任的畢夏普小姐(MJ Bishop)指出:「若創新中心無法衡量改革帶來的影響及投資的回報,證明自己的價值,當預算被刪減或是新的領導者上任時,創新中心通常都是第一個被裁撤的。」

德州州立大學系統下的一個創新中心就是即將被裁撤的例子。領導此中心的史蒂文‧敏茲先生(Steven Mintz)對其他致力於改革的人提出一些建議。首先,對於應解決的問題要取得共識,不要貿然進行改革。而每個人對改革的期望也要一致,否則創新中心只會淪落到過度承諾卻又無法實際做到的窘境,像是德州州立大學系統希望改變可以立竿見影,但這是創新中心無法達成的。最後,必須要有足夠的人力與資金來執行計畫。

但是創新的提倡者通常很樂觀,他們認為改革可以打破系所間的隔閡。葛拉比爾教授也指出,改革從外界看來光鮮亮麗,其實耗時又費力,如果只做表面功夫,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教育部電子報連結:

對學術創新中心的期望與提倡

摘自2018年1月21日,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緊急聯絡電話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電子郵件:
chi@mofa.gov.tw

聯絡本組

電話:(312)616-0805
傳真:(312)297-1309
電子郵件:chicago@mail.moe.gov.tw
地址: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