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國際文教新知 » 2018 國際文教新知 » 為何在高科技世界裡應增加人文學科的研究支出

為何在高科技世界裡應增加人文學科的研究支出

湯瑪斯‧布瑞許(Thomas G. Burish)擔任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的教務長,以下是他閱讀過紀事報先前針對全國頂尖大學研究經費分配運用的調查後的投稿。

處在科學及科技驅使的世界裡,我並不訝異人文學科僅被分配到一小部分的研究經費,畢竟現在造福社會的主要重大突破都來自於自然科學、醫學及工程專業,這些領域的儀器設施也所費不貲。無人主張人文學科應該獲得與其他專業相同的資金。即便如此,在讀到以下的調查結果時我仍頗感失望。

「在2016年內,將超過5%的研究發展經費撥給人文學科的學校,排名前50的公立大學中僅有兩所,而50所私立非營利學校中有19所。而該年度388所學校申報的人文學科研究發展支出的中位數為22萬4千美元。」

在展望被科技高度影響的未來時,這種程度的人文學科支出遠遠不足。了解人文層面及其對未來科技的影響,例如自治系統、大數據分析、人工智慧等,還有決定此類科技使用上的道德決定的需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我們開始面臨到何謂人的基本問題,很快地也必須面對部分未來科技產物是否也享有類似人權的議題。

在各式各樣科技帶來的難題中,隱私權、自由、平等、問責性只是其中一部分,但是現今社會卻完全準備不足。在過去幾周我們已經見證了需要我們暫緩發展的事件,包括亞歷桑納州半自動駕駛車輛的行人致死意外、不當分享幾百萬人的個人資訊以期影響全體使用者的道德事件。通常在這些例子中都是科技處於領先地迅速發展,而對人類及社會影響的討論才尾隨追趕進度。

即便我任教的聖母大學在私立大學中,人文學科研究發展支出排名第二,但是我們應該要做的還有更多。就算在爭取研究經費時,在證明人文學科的有形利益時極度困難,如果我們相信人文學科在探究真相、人性本質、道德倫理決定的根本重要性,我們就應該要正面迎向這道證明題。

如果我們繼續減少人文學科的研究經費,則此學科將會被邊緣化,導因於我們不當地假設人文學科不能有效地回應最新科技帶來的進步與挑戰。人文學科既不對科技發展抱持反對態度,也不對此漠不關心。兩者的發展應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兩項領域均需要得到研究發展的支持。

當人文學科的價值在投資報酬率引導的制度下難以衡量時,人文主義者要如何更精進發展?首先,學術界必須在討論以價值為基礎的政策及社會議題時,更清楚地解釋人文學科的基礎價值及其扮演的角色。其次,學生與學者在辨別人文學科在醫學、科技、創新產業的內涵價值時必須通力合作。若我們困在人文學科的價值是不言而喻的、是無法被解釋的、是與日常生活和挑戰分離的老舊觀念裡,我們就辜負了身為教育者對社會的責任。

種種跡象顯示人文學科的價值及增長是可被佐證。美國藝術及科學學會2018年的報告降低了長久以來減少人文學科支出的假設的影響。報告指出人文學科畢業生獲得優良工作,不僅晉身管理階層,相比在科技產業的同僚,他們對工作的滿意度也較高。

是我們接受對人文學科投入更多經費的發展趨勢的時候了,否則我們會因為不作為,及為人文學科發展落後科技而在最終付出更多。人文學科是健全發展社會的基礎,失去了人文學科的支持,社會制度會陷入巨大的危難。

 

教育部電子報連結:

為何在高科技世界裡應增加人文學科的研究支出

摘自2018年4月17日,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緊急聯絡電話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電子郵件:
chi@mofa.gov.tw

聯絡本組

電話:(312)616-0805
傳真:(312)297-1309
電子郵件:chicago@mail.moe.gov.tw
地址: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