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吉尼亞州的反欺凌法案沒能通過

駐芝加哥教育組
類別:高等教育

在有學生因為明顯是欺凌(hazing)事件而死亡後,許多州因應公眾壓力,對欺凌行為實施了更嚴厲的處罰,包含將相關行為定為重罪──但這不包括維吉尼亞州。本月,該州未能通過欺凌法案,因此對相關欺凌行為,不能將其定為重罪。此一消息引起維吉尼亞聯邦大學(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一名學生家長的批評:該生,AdamOakes,去世於去年兄弟會的活動中。他在參加兄弟聯誼會後,於2021年2月死於酒精中毒。Delta Chi兄弟會分會的11名前成員被指控涉入包括欺凌在內的輕罪,其中4人已經認罪——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被判入獄。

該校已於2021年5月將此兄弟會驅逐於校園之外,也下令對該校兄弟姐妹會生活型態進行外部介入調查。該校也表示支持維吉尼亞州於4月通過,根據Adam Oakes命名的Adam法案──此政策要求各校對學生組織進行強制性的防欺凌培訓,並公開報告所有欺凌事件。此外,該州立法者也發起了另一項法案,將導致嚴重傷害或死亡的欺凌行為,歸類為重罪,並為那些尋求幫助的人提供法律豁免權(full immunity)。但此法案無法在立法院中達到共識。提出該法案的州參議員Jennifer Boysko說,眾議院議員反對豁免權這個想法,而參議院則反對重罪分類。

當維吉尼亞州在政策上搖擺不定時,其他州已經雷厲風行地以重罪方式,處理相關案件。例如去年密蘇里大學兩名前兄弟會成員因為欺凌事件,導致一名大一新生失明且無法行走和說話。他們正面臨重罪指控。本月,密西根州立大學的三名兄弟會成員,因為去年11月初欺凌一名大二轉學生,而被指控重罪(儘管據學生報紙《州新聞》(The State News的報導,他們並不認罪。) 路易斯安那州和賓州於2018年簽署了相關欺凌重罪法案,俄亥俄州於去年也通過了類似法案。Boysko擔心,如果維吉尼亞州遲遲不作為,未來還可能有學生因為欺凌死亡。

根據Scott Surovell──維吉尼亞州重罪條款司法小組委員會主席暨該州參議員──的說法,維吉尼亞州確實有針對欺凌罪的重罪指控選項。但該行為必須符合過失殺人的標準,也就意味著該行為是在明知很有可能導致死亡或重傷的情況下實施的。但將欺凌作為過失殺人罪起訴的情況很少見,多數欺凌案件是被歸類為魯莽行為(reckless behavior),意指無意間造成危害他人安全或傷害的行為。原始法案的倡導者希望降低欺凌案件中重罪指控的標準,使其適用於魯莽行為標準。

研究人員仍在研究提高處罰政策的有效性。但一些研究表明,增加懲罰可能並不能有效減少欺凌行為。Surovell說:「研究表明,較能影響犯罪行為的是被起訴、被抓到、並被定罪的可能性——而不是什麼行為會不會構成犯罪事實。所以在我看來,如果你的目的是阻止欺凌行為,我認為更合適的政策重點應該是,我們如何抓住更多實施欺凌行為的人,並確保他們對此負責,而不是說:讓我們把它定為重罪。」

緬因大學奧倫諾分校(University of Maine at Orono)高等教育學系教授暨StopHazing組織的研究員Elizabeth Allan說,增加欺凌處罰的政策需要通過教育來輔佐。「法律可以成為預防工作的一部分,因為它們傳達了對行為的期望。但是這還不夠,我們必須努力找到問題根源,在它發生前阻止它。」透過StopHazing組織,Allan主張通過《校園欺凌報告和教育法案》(Report and Educate About Campus Hazing Act)。該法案將從聯邦層級定義欺凌行為,要求大學報告相關事件,並強制實施教育計劃。Allan認為,「我們需要更廣泛地理解為什麼欺凌是一個問題,它如何造成傷害、它如何阻擋我們為學生創造的好的教育經驗。對於參與這些行為的人,更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覺知且了解到他們的行為代表著什麼。」

 

資料提供時間:2022年6月27日
撰稿人∕譯稿人:Brianna Hatch / Pei-Jung Li
資料來源:2022年6月22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The Death of a Student in a Fraternity House Sparked an Anti-Hazing Bill in Virginia. It
Failed.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the-death-of-a-student-in-a-fraternity-house-sparked-an-anti-
hazing-bill-in-virginia-it-failed

為什麼越來越少的高中畢業生選擇上大學

駐芝加哥教育組
類別:高等教育

在全美各地,有越來越少的高中生選擇畢業後立刻上大學。根據最新數據,甚至在某
些州,高中畢業生直接上大學的比例不到畢業生的一半。這代表了一個嚴峻的現象:大學
入學率和未來勞動力的減少──尤其畢業後不直接讀大學的高中生,未來再取得大學學位
的機率更低。
印第安納州、維吉尼亞州、亞利桑那州、堪薩斯州和田納西州最近的州報告,顯示了
大學入學率顯著下降。而對於低收入學生、黑人、拉丁裔學生,以及男性來說,下降幅度
更大。上週,印第安納州高等教育委員會透露,2020年高中畢業生的大學升學率比2019
年下降了6%——這是這一世代(generation)以來最大的降幅:只有略超過一半畢業生
,在畢業後立即進入大學;而只有不到一半的男性進入大學。這是該州歷來的第一次。田
納西州於5月公布的報告也顯示,自2019年至2021年,該州的大學入學率下降了9%,降
至53%。
國家學生訊息交換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數
據顯示,雖然在過去十年中,大學入學率一直在下降,但疫情流行期間的降幅是「前所未
有的」。2020年全美高中畢業生的大學入學率下降了4-10%,而較高貧困的高中,降幅
更為嚴重,自2019年的55%下降到2020年的45%。
《高等教育紀事報》詢問了招生專家、高等教育州政府官員,和大學輔導員。他們指
出,開銷、高中缺乏支持、心理健康問題、競爭選擇、以及對就讀大學利益的看法轉變等
,都對處境較不利的學生造成了影響。藝術與科學集團(Art & Science Group)的招生專家
暨顧問David Strauss表示,這對大學造成了「三重打擊」:「第一個打擊是高中畢業的
學生人數下降,而且已經在全國都下降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第二重是大學入學率:如果
高中畢業百分比下降,那麼大學入學率更會進一步縮小;第三重打擊,則是因為疫情而使
大家開始思考替代方案。」他說,大學招生成了贏家與輸家的遊戲:對精英院校的需求持
續增長,而許多州內公立大學和社區學院正在流失學生。
全國大學入學諮詢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首
席教育和政策官David Hawkins則認為,疫情造成的經濟壓力則是另一個因素,但此外,
學生「比起過去有更多選擇」。例如技職教育與社區學校合作,提供更多福利,並且因為
畢業後能直接取得技職證書,拿到一份工作,比背負數千美元的大學學貸更有吸引力。越
來越多年輕人認為,取得大學學位並不一定代表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但專家表示,雖然學生擁有更多選擇本質上並不是一件壞事,但如果弱勢學生上大學
的人數減少,公平差距(equity gaps)可能會擴大。高中畢業生人口正在多樣化,包括更多
西班牙裔和拉丁裔學生。中部田納西社區基金會(Community Foundation of Middle
Tennessee)獎學金負責人暨前大學輔導員Kelly Pietkiewicz說,如果沒有一個好的支持系
統來幫助處境較不利的學生完成大學錄取過程,他們會被遠遠拋在後面。此外,她也注意
到,該州幾乎所有公立高中的學生與輔導員比例都超過250比1。而當輔導員承擔更多責
任,例如還要輔導學生的心理健康問題等,那他們能協助學生處理大學招生事務的時間就
更少了。
專家表示,能增加大學入學率的主要方法,是提供更好的財務支持。例如在印第安納
州,官員們正試圖增加該州21世紀學者計劃(21st Century Scholars program)的入學率:
該計劃向低收入學生提供免費或學費減免,並指導他們完成大學申請程序。參與該計劃的
學生中有81%畢業後選擇立即進入大學。堪薩斯州也在計畫擴大大學招生條件,例如堪
薩斯大學在錄取決定中,也不再使用標準化測驗成績。
Strauss說,大學希望在萎縮的市場中,能夠開發並期許提供學生獨特的教育體驗。
但他們需要釐清如何支持日益多樣化的高中畢業生群體。儘管這不會提高整體大學入學率
,也不一定每所大學都能成功,但「至少成功做到這些的學校,能在日益縮減的蛋糕中,
分到更大一塊。」
資料提供時間:2022年6月20日
撰稿人∕譯稿人:Brianna Hatch / Pei-Jung Li
資料來源:2022年6月16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Why Fewer High-School Graduates Are Going to College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why-fewer-high-school-graduates-are-going-to-college

在戰時拯救烏克蘭高等教育的緊急網絡

駐芝加哥教育組
類別:高等教育

(譯註:本文以第一人稱書寫及翻譯。)
烏克蘭總統Volodymyr Zelensky談到成為代理人 (agent)對他來說的意義:「這是一
個可以選擇的時代,你是誰……你是個行動者還是旁觀者?你只是體驗生活,還是嘗試改
變一些東西?每個人在面對仇恨時都有選擇。」當俄羅斯聯邦軍隊正在攻擊烏克蘭時
,Zelensky選擇成為一名代理人,留下來為他的人民而戰。
Zelensky向美國大學領導們提出的挑戰,也是透過盡其所能幫助烏克蘭的高等教育
來成為代理人。烏克蘭正在進行勇敢的戰鬥,但也有一場更安靜的戰鬥正在發生:為了維
護烏克蘭的高等教育。這兩場戰鬥對烏克蘭的未來都極其重要。
在這次的美國大學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 AAU)會議上特別指出
一所機構──烏克蘭全球大學(Ukrainian Global University, UGU),係由基輔經濟學院創建
的一個新大學聯盟。自戰爭開始以來,基輔經濟學院的學者早就一系列議題向烏克蘭政府
提供了建議,包括制裁、來自西方夥伴的救濟方案、捐贈和其他事項。他們還廣泛募集了
超過1200萬美元,主要用於醫療工具包和防彈背心等人道主義援助。而早在3月,我工作
的堪薩斯大學校友Kent Lewis便將我及其他同事們,與UGU的烏克蘭學者取得聯繫
。UGU的一位領導人,基輔經濟學院的Tymofii Brik,介紹自己是戰前教授社會學的教授
,目前為該大學負責戰時國際事務的副校長。他提到了一個極有野心的目標,期許學術夥
伴可以互惠互利。
當我們通過Zoom與Brik交談時,因為俄羅斯的空襲,他正躲在浴室裡。與戰爭中的
烏克蘭人交流彰顯了一個有用的觀點:當有人說他們正在處理緊急事務時,那件事真的是
正在發生的「緊急事務」——而不是緊迫的文章截止日期。看著俄羅斯軍隊為了威脅烏克
蘭人的自我身分認同(identity)而攻擊許多圖書館和文化遺址,而許多烏克蘭人為了他
們的教育系統而戰,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它喚醒了某種對教育的本質信念──如果你的
大學不得不關閉,你會在空襲中Zoom嗎?
談話中,Brik提到一系列合作選項,從讓烏克蘭學生免費上線上課程、研究合作、錄
取學生、到接待訪問學者或從海外支持烏克蘭人等更複雜的選擇。他告訴我們,基輔經濟
學院收到了來自西方大學的提議,能安置個別學者或學生。UGU的創立為這些提議提供可
行性的平台:此大學聯盟為烏克蘭和海外大學建立了一個網絡,其雙向數據庫整合了大學

機構、提供的機會、連結烏克蘭學生及學者。目前為止,全球已有51所大學參與其中,
並已透過UGU提供了785個機會。
儘管UGU並不是西方大學幫助烏克蘭高等教育的唯一途徑,但該提議的獨特之處在
於,在烏克蘭學者很少且相距甚遠的美國學術界,它凸顯了烏克蘭的聲音和他們的觀點。
烏克蘭的聲音因非法和誤導性的俄羅斯殖民而受到攻擊和抹滅,在這種情況下,即便要提
供援助,西方盟友也最好能透過烏克蘭人直接的觀點和聲音,以反對此一殖民模式。
此外,許多烏克蘭人明白,為了重建,這個國家需要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除了迫切
保護學者的安全外,人才流失問題也令人擔憂。因此,包括我的大學和紐約大學在內的許
多學校,都提供了暫時性訪問學者的機會,期望他們所安置的烏克蘭學者最終會返回烏克
蘭。同樣地,比起難民學生身分,提供具體的學位(加速學位)也更有幫助。由於戒嚴令
,許多烏克蘭人無法、也不想離開烏克蘭。因此,遠程獎學金也為那些選擇留在烏克蘭、
但參與了短期虛擬訪問計畫的學者,提供了急需的財務支援。而對於暫時出國的烏克蘭學
生,基輔經濟學院可以提供烏克蘭文憑。這對這些學生未來能夠以適當的專業證書重新進
入烏克蘭也十分重要。
這個大學聯盟建立在最激進的全球教育概念之上——在危機中,甚至在危機之外,所
有大學,無論其地理位置如何,都可以作為一個整體來合作。每所大學都以某種方式來幫
助人才的損失,並提供庇護。UGU希望它的使命能夠超越目前的烏克蘭戰爭。也許他們
創建的藍圖可以轉移到其他全球衝突和人道主義危機局勢中。令人鼓舞的是,許多大學都
接受了UGU的可能性。我希望這個聯盟在未來的幾個月內,能夠持續擴張。
資料提供時間:2022年6月13日
撰稿人∕譯稿人:Ani Kokobobo / Pei-Jung Li
資料來源:2022年6月7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An Urgent Network for Ukrainian Scholars On saving academe during wartime.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an-urgent-network-for-ukrainian-scholars

美國取消了有史以來金額最高的學生貸款──58億美元

駐芝加哥教育組
類別:高等教育

美國教育部於本周三(6/1)宣布,將取消就讀科林斯學院(Corinthian Colleges)──一
所現在已經不存在的連鎖營利性高等教育機構──的學生借款人所欠下價值58億美元的學
生貸款。據新聞稿表示,這將是美國教育部有史以來金額最大的一次債務豁免,影響56
萬名貸款人。
此一消息發布之際,拜登政府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對學生債務採取更全面的
行動。據報導,近幾週拜登總統表示願意為年收入低於15萬美元的借款人取消1萬美元的
學生債務。
科林斯學院的學生債務被大筆取消,可能是此連鎖高等教育機構20年以來傳奇故事
的最後一章。該連鎖機構曾經於全美經營100多所分校。於週三的新聞稿中,美國副總統
Kamala Harris(譯註:中文名賀錦麗)於2013年任職加州司法部長時,曾因該學院誤導學
生而起訴它。根據賀錦麗的調查結果,該學院告訴學生他們某些系所的就業率為百分之百
──這項調查也成為2014年歐巴馬政府教育部另一大規模調查的基礎。經聯邦官員調查後
發現該公司有現金流危機。在與美國教育部達成協議後,該公司幾乎售出了幾乎旗下的所
有校園,並於2015年因為還不出美國教育部3千萬元的罰款,而關閉了剩餘的所有分校
。2019年,川普政府的證券交易委員會與科林斯學院前首席執行官達成和解,僅處以8萬
美元的民事罰款。
自2015年以來,教育部逐步為前科林斯學院的學生處理貸款減免問題。這些借款人
如果覺得自己有被該校誤導,可以透過政府的借款人辯護(borrower defense)申請貸款減
免。但在前教育部長Betsy DeVos的領導下,美國教育部對貸款人申請一直十分嚴格,並
拒絕了數千份救濟申請。DeVos聲稱,歐巴馬政府基本上一直在發放「免費資金
」,DeVos認為她的做法恢復了貸款減免過程的「公平性」。
美國教育部表示,所有科林斯學院的借款人現在都將自動免除貸款,無需採取進一步
行動。
資料提供時間:2022年6月6日
撰稿人∕譯稿人:Sarah Brown / Pei-Jung Li
資料來源:2022年6月1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U.S. Cancels $5.8 Billion in Student Loans, the Most Ever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u-s-cancels-5-8-billion-in-student-loans-the-most-ever

緊急聯絡電話 Emergency Contact

感染新冠病毒美國緊急電話
Call local hospital or Hotline: 1800-889-3931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轉301(護照) 轉302 (文件) 轉303 (簽證)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For Consular Affairs please refer to:
TEL: (312) 616-0100 ext. 301 for passport、ext. 302 for documentation、ext. 303 for visa.
Email: [email protected]

聯絡本組 Contact Us

電話TEL:(312) 616-0805
傳真FAX:(312) 297-1309
電子郵件EMAIL:[email protected]
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