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國際文教新知 » 「合作性」是否該成為評估教職員的標準之一?

「合作性」是否該成為評估教職員的標準之一?

通常教職員必須在他們的研究、教學和服務範圍內達到一定標準,才能獲得終身教職以保住工作。但是有時候,一個額外的標準—同僚合作性(collegiality)也被混入其中,並越來越引起教授們的惱怒。

事實上,即使只是捕風捉影也足以讓教職員感到緊張。上個月在阿肯色大學系統提出的一連串,包括對任職、升遷和解聘等的規則改變,讓教授們迅速的動員起來抗議。其中最令他們擔憂的是,董事會試圖使用「缺乏合作性」這樣的原因,作為解僱終生教職教授的理由。董事會在11月初舉行會議,但是還沒有對改變的規則進行投票。阿肯色大學系統確認說,到目前為止,該大學系統從來沒有明確地將「合作性」列入可構成解僱理由的因素之中。但是表示「一種破壞性或不情願與同僚工作的行為模式,可能會影響終身教職而遭解聘。」教授們被要求在12月15日(下一次1月下旬的董事會會議)前,向董事會回復意見。

許多高等教育研究學家們,從不同角度研究教授們間的合作性,甚至提出了一個測量方法。與此同時,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又稱AAUP)則長期以來反對將合作性作為評估教職員的明確因素。但是這不意味著大學不會以某種形式將它考慮進去。專門研究教授間的合作性,來自雷德蘭大學(University of Redlands)教育學院的助理教授,安·布蘭肯西克·諾克斯(Ann E. Blankenship Knox)表示:「很多大學都明確的或者隱含的,把同僚合作性加在手冊或評估裡。有些機構甚至試著使用具體的數據來表示。但是你要怎麼制定一個規則,或者設計一套可以涵蓋所有你認為不合作的情況的測量標準呢?」

大部份教職員表示,將合作性併入評估中有很大的風險。以下為提出的三大反對理由:

合作性是個過於模糊(主觀)的術語

沒錯,字典上是找得到合作性詞彙的定義,但是,該怎麼把它運用在校園中,以及該如何公平的套用這個標準,這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合作性的評估參雜了太多主觀的臆測,一些只是比較直言不諱或和大家持有相反觀點的教職員,就很有可能保不住飯碗,特別是對沒有拿到終生教職的教職員們而言。「這很難去定義。你有可能因為缺乏合作性而被解僱,但是他們卻沒辦法確切地告訴你原因。」諾克斯說。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說,一個更好的辦法是將合作性視為共通點,通過教職員的教學、研究和服務,這三大標準來考慮。

合作性可以被用來扼殺異議和學術自由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在一篇聲明中提出,同僚合作性會對學術自由構成威脅。合作性可以被用作一種工具,通過排除個體來達到一致性—-而這違背作為學術界標誌的多樣性思想和積極的辯論。聲明中表示,越來越多的機構已經將合作性作為教職評估的第四個標準。

該協會的學術自由和終生教職委員會寫道:「我們認為這種發展是非常不幸的。」另一方面,教職員們表示,他們需要能夠自在的對某個機構、某個行政人員、或對某個同事表達自己的看法,而不用擔心自己合作性被質疑。

一些教授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合作性的傷害

關於什麼構成合作性,以及誰參與(或不參與)這件事,幾乎都是由擁有終生教職的教授和行政人員來決定的。對於還沒拿到終生教職的教職員而言,當合作性成為評估的一部分時,這會進一步加劇剛擔任教職的教授和資深同事之間的權力差異。而這會讓他們放棄在有爭議的問題上發表意見,因為會擔心自己是否被視為「不合群」。

缺乏合作性也經常被用作為差別待遇的藉口,來針對弱勢群體和持不同意見的教職員們。事實上,這是阿肯色州小石城大學,兩名法學院教授提出的論點之一。在阿肯色州民主黨公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兩位教授寫道:「當你沒有終生教職的光環時,最受到影響的是所有的少數群體—少數種族、虔誠的宗教信仰和保守派。」

教育部電子報連結:

「合作性」是否該成為評估教職員的標準之一?

摘自2017年11月22日,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緊急聯絡電話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聯絡本組

電話:(312)616-0805
傳真:(312)297-1309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