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國際文教新知 » 2019 國際文教新知 » 私立大學研究生可能失去加入工會的權利

私立大學研究生可能失去加入工會的權利

根據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上週五公布的一項擬議規則,私立大學研究生可能會失去成立工會的權利。這是自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當選以來,研究生工會倡議者一直擔心的事。勞工委員會對此議題向來毫不掩飾地政治化,其態度取決於哪個政黨控制白宮。

幾十年來,在給予私立大學研究生成立工會的權利上,委員會的立場一直搖擺不定。公立大學的集體談判受州法律約束。而私立大學的工會權最初是由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時代的勞工委員會在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案件中所授予;2004年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領導下的勞工委員會在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案件中剝奪了集體談判權;在巴拉克.歐巴馬 (Barack Obama)的領導下,委員會在2016年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工會問題的裁決中再次將談判權授予研究生工會。

自2016年哥倫比亞大學的裁決以來,已有15所私立大學舉行了研究生工會選舉。美國大學、布蘭代斯大學、紐約大學、塔夫茨大學和新學院這五所大學與學生簽訂了集體談判合約;另外四所大學成立了已獲認證或認可的研究生工會,包含布朗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喬治城大學和哈佛大學。

但委員會現在提出新的提議,該委員會的目標是制定一項壓倒一切的規則,將教學和研究助理排除在1935年的《國家勞動關係法》(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涵蓋範圍之外,不論過往的案例事實為何。紐約市立大學杭特學院、高等教育及專業人士集體談判國家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威廉.赫伯特(William A. Herbert)說:「這一規則制定的麻煩之處在於,負責決定哪些類別的僱員適用於《國家勞動關係法》的實體是國會」,「這條規則試圖透過行政措施從根本上修改法規。國會是修改法規的實體,而非行政機構。」勞工委員會主席約翰.林(John F. Ring)表示:「制定規則旨在使聯邦勞動法的這一領域保持穩定」,赫伯特則說,但未來的勞工委員會可能會再次改變規則,或者國會可能會介入。

集體談判倡議者認為,從替大學生授課到幫助教授進行研究,研究生助理為大學提供了越來越多的勞動力,因此他們與學校之間的關係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經濟性的;而反對者認為他們的主要身分是學生。

五人委員會中的共和黨人,包括馬文.卡普蘭(Marvin E. Kaplan)、威廉.伊曼紐 (William J. Emanuel)都批准了這一規則制定通知。據法律網站Law360稱,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勞倫.麥克法蘭(Lauren McFerran)則持反對意見,稱經濟關係和教育關係之間的區別是「虛構的」。

赫伯特表示,制定規則的提議將允許該機構在其分析中考慮實證證據。他說,這應該包括對私立大學當前的五項集體談判合同進行審查,以及對公立大學幾十年來簽訂的大量合同進行研究。

 

教育部電子報連結:

私立大學研究生可能失去加入工會的權利

摘自2019年9月20日,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緊急聯絡電話

辦事處急難救助電話
(312) 636-4758
教育組緊急電話
(312) 330-8134

留學生學歷、文件驗證、赴臺簽證與護照等,請洽領務組
電話:(312)616-0100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聯絡本組

電話:(312)616-0805
傳真:(312)297-1309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地址:55 West Wacker Drive, Suite 1200, Chicago, IL 60601